Go to the contents

HAPPY GYEYANG 桂阳区, 仁川

  1. HOME
  2. 文化遗产与历史
  3. 桂阳的历史more

文化遗产与历史 桂阳的历史

History of Gyeyang

仁川广域市桂阳区

仁川广域市

1994年12月20日改订的法律第4789号地方自治法中,根据改订法律第2条第1项、第2项内容,直辖市升格为广域市,第3条第2项的“郡列入为广域市或道的管辖区域内”,随之郡属于广域市管辖范围内。

1994年12月22日法律第4802号所制定的“成立首尔特别市广津区等9个自治区以及特别市、广域市、道之间的管辖区域变更等相关法律”的目的在于增加该地区居民生活的便利以及谋求地方均衡发展,以此合理性调整了地方自治团体的行政区域。
根据这条法律,仁川广域市的管辖区域包括原有的区域以及除了划分到江华郡和华城郡的大阜面以外的所有翁津郡地区以及划分到金浦郡黔丹面所有地区的区域。随着仁川广域市的面积从339.1㎢扩大到954.13㎢,成为全国范围内规模面积最大的广域市。

桂阳区

부평부 지도 『여지도서(輿地圖書)』

根据1994年12月22日制定的法律第4802号内容,即成立首尔特别市广津区等9个自治区以及特别市、广域市、道之间的管辖区域变更等相关法律第4条,把北区改称为富平区,设立了延寿区和桂阳区,本规定自1995年3月1日起开始执行。

高丽时代高宗2年(1215年)设立安南都护府后,第一次开始使用桂阳行政单位邑号,从忠烈王34年(1308年)到升格为吉州牧期间总共被使用了93年。

1914年4月1日废除富平郡、新设富川郡、合并面级单位时把东面、堂山面和黄鱼面合并统称为桂阳面。1973年桂阳面划分到金浦郡,1989年再次划分到仁川直辖市时改称为北区桂阳洞,直到1995年3月1日正式成为仁川广域市的桂阳区。

1995年3月1日为了开设桂阳区厅,1995年1月1日起任命白世烈为仁川广域市桂阳区分区建设团队团长,自1月4日创办建设团队以来,着手新建临时办公楼、组织公务员的人员架构等工作,为了3月1日的顺利开设,消化了非常繁忙的日程。

3月1日开设前夕临时办公楼的建设因冬季施工而延期,遇到了很多困难,幸好最终如期完工,白世烈团长被邀请任命为区厅长。法定假日3月1日的11点举行了就职仪式,就职仪式上区厅长强调指出挖掘桂阳区文化历史的真面目,带着主人翁意识和自豪感,向世界前进等区政府目标。

临时办公楼建在桂山洞905弄劳动福祉会馆停车场,土地面积为2,890多㎡(890多坪),工程总投入额为11亿4500多万韩币,总面积5,110多㎡(1,545多坪)土地上建造了2层规模的轻型钢结构临时建筑。2001年12月1日新办公楼(位于桂山洞1079-1弄,土地面积23,566.60㎡,总面积为35,277.68㎡,地下1层,地上7层)竣工之前的7年10个月的时间,区政府办公均在临时办公楼里完成。

古代

史前时代

富平地区的桂山洞发现过推测是青铜时代的石斧,文献中第一次出现富平地名的是高丽时代的主部吐郡,这就是第一个县城名称。新罗景德王把它改称为长堤,高丽初期改称为树州,金正浩的大东地志富平条写道百济时代改称为主夫吐。

三国时代的富平地区随着三国争权盛衰,归属到不同的时代。从地理位置上来讲由于它与横跨朝鲜半岛的汉江相邻,受到三国争夺汉江流域的战争影响,百济掌权汉江流域时(初期到近肖古王以后)曾属于百济,高句丽占领汉江流域时(广开土大王和长寿王以后)曾属于高句丽,新罗占领汉江流域时(真兴王朝以后)曾属于新罗。

三韩时代

历史记载中在汉江以南地段头一次提到韩民族政治社会的是辰国。(卫氏朝鲜公元前2世纪)后汉书上记载的有关辰国的内容显示大韩分为马韩、辰韩和弁韩,三韩加起来总共有78国,所有土地四方面积达4,000多里,东西方向毗邻大海,均属于古辰国,所以历史记载也把所有土地都归于辰国。从有关各国历史记录中可以推测当时的富平属于辰韩。

三国时代

桂阳地区在高句丽时代被称为主夫吐,到统一新罗时代改称为长堤郡,之后高句丽的长寿王接受来自宣王广开土大王的、向百济报仇的命令,继承扩张领土政策,开辟更广阔地域。长寿王是活到96岁的君主,同王15年(427年) 把国都从集安国内城搬迁至平壤城,同王58年(470年)在旧带方郡领域金浦半岛上设立了主夫吐郡。

中世

松岳(如今的开城)地方贵族出身的王建在818年开除掉横霸君主专制的弓裔后登上王位,他就是高丽的太祖。935年划归新罗,太祖19年(936年)后百济投降后统一了后三国。之后桂阳富平地区归属高丽领域。

树州

高句丽时期的主夫吐郡,在太祖23年(940年)换过诸多州府县名称,推测该时期改称为树州的。

安南都护府

树州在高丽医宗4年(1150年)改称为安南都护府,随之曾属于富平的城镇树州的保留年限为10年,安南都护府的属县为衿川县(新兴)、童城县(金浦)、分津县(金浦、翁津)、孔岩县(金浦阳州)、守安县(金浦大串)等6个县。

桂阳都护府

安南都护府第65年,即高宗2年(1215年)改称为桂阳都护府。之后富平被称为桂阳,推测自安南山也被随之称之为桂阳山,但也有说法是说桂阳来源于桂阳山。据说桂阳山生长很多桂树和黄杨木,以此被称之为桂阳山,但6.25事变以后因非法采集,现在都找不到树木,目前桂阳区厅种植养护着桂树和黄杨木。

吉州

忠烈王34年(1308年)桂阳都护府升格为吉州牧。随之桂阳都护府存在年限为93年,喜欢打猎老鹰的忠烈王经常去有鹰房的桂阳。升格为吉州牧、桂阳都护府升格为吉州牧后的第2年忠烈王去世后重新降格到富平府,以此可以看出对桂阳的钟爱。

富平府

忠宣王2年(1310年)废除全国的牧使县城时,先升格又降格,这就是从历史、现实中富平地名诞生的来历。

黄鱼县被归属富平府,阳川县从富平府范围去除掉,仁州重新独立归属到庆源府。

近代

高丽转变到朝鲜后给政治、经济、社会、思想等所有方面带来了很大变化,因此它成了划分中世和近代转变的主要标志。朝鲜时代的地方制度把全国分为8个都,旗下有府、牧、郡、县。

富平府的变迁

해동지도의 부평부(18c) 이미지

高丽末期至朝鲜建国以后,富平府依然归属京畿右道。太祖4年(1395年)一部分郡县成为独立的西海道,把剩下的郡县调整为左•右道,与阳州、铁圆、延安等郡县一起变成京畿右道。

富平府在太宗13年(1413年)成为都护府,次年1414年把金浦县划分到富平都护府,到1416年重新把它分离,直到世宗20年(1438年)富平的官•民隐瞒温泉没有向国家报告,一时降级到县级别后的第8年,即世宗28年(1446年)升格为都护府。

燕山君11年(1505年)对富平都护府的太监金舜孙进行处刑后废除富平都护府,次年中宗元年(1506年)重新设立富平都护府,之后只因此地是放火光陵的罪人崔弼成的出生地,肃宗24年(1698年)又一次降格,经过10年后的肃宗33年(1707年)重新恢复到都护府,总共经历了3次级别的转变。

  • 해동지도의 인천(18c) 이미지
  • 동여도의 인천(18c) 이미지

外敌的侵略

长达7年的战争!壬辰之役

根据《大东地志》显示,富平地区在高丽时代禑王4年(1378年)曾经遭受过外敌的侵略。先祖25年(1592年)发生壬辰之役后富平地区受灾也非常严重,根据《琐尾录》记录显示义兵将领金千镒率领1,500名义兵驻扎在安山,战士崔远带领1,800多名。

但倍感不安的大多数战士都逃到江华岛,剩下的战士们也想要逃亡的时候驻扎在鹭梁津的倭军掌握到汉西地区没有防备,直接侵入到包括富平、桂阳在内的汉西地区。

经过仁川占领富平和金浦的倭军,继续向通津前行时恰好支援军到达后局势立马扭转,后退的倭军对桂阳山古城进行修复后驻扎的同时抢掠周边县城,之后驻扎在首尔的倭军后退时一同加入后退的节奏。当时的富平府办公楼和富平乡校因受到兵灾消失。

朝鲜和清朝的战争-丙子之役

朝鲜经历壬辰之役40年后,再次被率领10万大军的清军侵略。这就是仁祖14年(1636年)发生的丙子之役。贵族和部分官吏去江华岛避难,但由于路堵,仁祖进入南汉山城开始了抗战。

江华被沦陷,王子和嫔妃被俘虏的消息一传开,朝廷的“主战”与“主和”两大议论纷纷,最终由仁祖去往三田渡(如今的松坡)投降,根据清朝的强制要求建立“大清皇帝功德碑”,此碑文由仁祖6年(1628年)在职于富平府使的汉城判尹吴竣所写,目前此碑位于桂山洞的富平 小学校园内。

想要实现重新整治传统秩序、加强朝鲜王朝的掌权体系的大院君的政治改革中必须要抵制西方势力的普遍要求。尤其大院君掌权之前法国传教士早就潜入到国内进行传教活动,使天主教的信徒越来越多,通过义州东莱等地的跨国贸易,西方物品进入到国内,因此当时的朝鲜具有很高的西方势力侵入的危机意识。随之禁止压迫天主教、严禁西方物品进入的声音开始高涨。在这种舆论的推动下大院君固守不与外界接触的《锁国政策》,不应西方的来往要求,禁止洋货,坚决对天主教执行了镇压。

对抗帝国主义的丙寅洋扰

当时的朝鲜有Berneu和Ridel等12名法国传教士,信徒达2万多名。刚开始大院君对天主教也是比较宽容的,但1860年以后为了抵制来回图们江,开始变成威胁对象的俄罗斯,计划与法国联手,还想利用法国传教士。

虽然谈判没达成,但儒生和两班们的强烈意见的推动下最终镇压了天主教。大院君在高宗3年(1866年)1月下镇压令,在仅仅几个月时间内杀害了包括9名法国神父和南种三在内的8,000多名天主教信徒,历史称它为丙寅邪狱。同一年,即高宗3年(1866年)发生了法国的舰队侵入到仁川前方大海的事件,这就是丙寅洋扰。

法国的2艘军舰停泊在与富平府临海的兰芝岛前面大海,另外1艘艇在虎岛,得到此信息的当时的富平府使赵秉老直接禀告给朝廷。兵曹派富平府使赵秉老和永宗佥使沈永奎访问法国舰艇追究责任并要求退去,但法国拒绝乘船,没能达成一致。接受朝廷之命的赵秉老偕同座首李思格和中军洪胤锡到达现场后看到巨大的法国军舰惊吓了一番。他们找是找到了要乘坐的船,但船夫早就逃走不见了。动员周围的船夫,赵秉老到达停在兰芝岛前面的法国军舰前面,然后做好必死的觉悟大声邀请与舰长进行面谈。随后朝鲜人翻译人员出现说道司令官在停泊在虎岛前方大海的军舰里,去那里找他。

上法国军舰的赵秉老府使,别说是向Roze舰队司令提抗议,居然恐慌哀求着说:“我是没法抗拒上级命令被迫来的,请求你们只要离开富平领域。”但法国军舰司令根本没搭理,竟然说感谢他们的来访后让翻译人员带他参观了军舰内部。

府使一行跟着翻译人员大概参观了军舰内部结构,看到大炮、珍奇的武器物品和大钟等物品赞口不绝。尤其听到留声机声音感到非常神奇。参观完军舰后的府使一行再次请求离开富平领域。对此法国司令说:“时机一到,我们自然会离开。现在我们军舰里缺大米大肉和蔬菜等,只要你们给我们,必有重谢。”。但府使一行拒绝回答说完“没有上级的命令,无法提供”后回来了。

之后法国舰队到达杨花进西江,因此首尔陷入了混乱状态。但法国舰队判断用3艘小型舰队是很难攻击岛屿,仅仅观察附近地形后回去了。Roze舰队司令在同一年10月,率领7艘军舰重新出现在位于仁川前方大海勿淄岛(芍药岛)周围,14号登陆到甲串、16号占领江华府,掠走了武器 、粮食、书籍等。对此朝廷选拔李景夏、李基祖、李元熙等勇将,配置在包括首尔在内的杨花津、通津、广城津、富平等地。之后韩圣根率领的部队在文殊山城打败了打进首尔的部分法国军,梁宪洙部队在鼎足山城成功击退了法国军,最终Roze舰队司令选择后退。这就是在富平桂阳地区(1866年)发生的丙寅洋扰概要。

近代

到朝鲜后期从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所有领域发生的变化中隐约看得出向往近代社会的动向,

从经济方面来讲,

随着农业生产力的快速提升,为社会变化奠定了基础。

从工商业,

商业资本开始成长,

从社会方面来讲随着财富的增加身份上升的现象变得普遍,两班社会身份结构瓦解的同时为了解决平民和奴婢们的解放和儒教两班和官僚社会之间的矛盾,出现了新的思想体系-实学思想,足于提示社会改革和近代化方向,同时天主教被重新传入,传播到传统社会秩序和价值规范,随着民族宗教东学的开启,展开了以农民基层为中心的现实改革社会运动。

随着北学论者主张通商开化论、为开放港口和繁荣发展奠定了基础,开放港口之后发生的开化派引起的甲申政变和甲午更张,也有外国势力的干预,但实学之后的自主意识改变过程中内部基础早已被形成。

高宗即位后掌握权力的大院君坚决执行了很多改革,虽然备受国家人民的支持,但锁国政策期间明圣皇后的势力隐约中变强,聚集反对援军势力,最终大院君在高宗10年(1873年)请求国王亲政后下了台。大院君下台后日本向朝鲜推进了强制性开放港口的政策,同时为了打好侵略朝鲜的基础,1875年发起云扬号事件,这就是日本战略朝鲜的响箭。

桂虞亭

高宗3年(1866年)发生丙寅洋扰后国家为了防备西海岸领域,紧急在富平府毛越串面高栈里Gwagigil上建造桂虞亭,派军队驻扎防守富平沿海地区,直到高宗16年(1879年)历经13年后随着连喜镇的建造被废弃了。

设立连喜镇和建造众心城

朝廷经历丙寅洋扰和辛未洋扰,以云扬号事件为开端日本海军进行武力示威的过程中签订江华岛条约的同时开启门户开放后切实感到国防的重要性。尤其西海的防备问题成了备受瞩目的重点。

从高宗14年(1877年)10月开始富平和仁川两岸的防备问题开始备受关注。当时朝廷对富平和仁川海峡要地的重视程度不亚于能够保障安全性的江华地区,富平和仁川既是保障国家安全的重要地区,但不能直行,去往仁川路和富平路时必须经过危险系数高的入境路口江华路。

讨论对策时高宗提出:“日本船舶直航到仁川时江华路比仁川路更加方便”。 领议政李最膺表示:“日本人对仁川、富平路了如指掌,所以他们不可能放弃方便道路、选择艰难的路程,所以他们选择直航可不是小事”。对此高宗强调必须在仁川、富平等地做好防备措施,随后高宗15年(1878年)8月27日开始设立镇和建造炮台等工作,具体在仁川富平沿岸地区做好防备措施镇和多处建造了炮台。

得到武卫所竣工消息后,高宗把新成立在仁川的镇命名为花岛镇,新成立在富平的镇命名为连喜镇。但在日本的压力下被迫投降,高宗17年(1880年)允许开放仁川港口,使辛辛苦苦建造的防备措施一下变成了无用之物。
同时高宗20年、(1883年)1月1日起开放仁川港口后作为防备仁川港口的对策,同一年的4月7日把永宗镇定为独立的城镇,10月份在富平到西串的景明岘(Jingmaeigogae)建造众心城,高宗21年1月4日在富平管区内设立了畿沿海防营。

众心城事迹碑上的内容显示,众心城是富平府使朴熙房受到朝廷命令后动员居民而建,根据地名把城门命名为景明门。大门上建楼阁,名为控海楼,由于该城“聚集着万众的心意,所以取名为众心城”。为了防备西海岸领域,设立花岛镇和连喜镇炮台众心城等,但从未没有得到实际效果,只让国库受损,苦了老百姓。

富平郡的设立

高宗21年(1884年)借用开化党一员洪英植总管的邮电局的开业宴会演出引发了政变。他们先进入宫内让跟随开化党的50多名士官生和200多名日本军护送国王和王妃,从昌德宫移到景祐宮 ,之后杀害进宫的所有闵氏势力大臣和各军营的朝使,这就是甲申政变。掌握政权的开化党,组织了新政府,通知到各国外交官的同时让国王回到昌德宫后准备14个革新政纲,向往建设近代国家,但因清军的出动,此政变以失败告终。

就这样在朝鲜展开了开化运动,经过壬午军乱、甲申政变、东学农民运动等事件向往建设近代国家。富平•桂阳地区一直维持着地方行政上的都护府,到高宗32年(1895年)降格为富平郡,隶属仁川管辖府。第1次甲午改革中没有如期完成的,在第2次甲午改革时对中央政府机构进行大改革的同时废除了从1413年开始沿用482年之久的8道制,把全国分成23府,合并府、牧、县,把它称为府、郡,郡的数量达337个

这时富平府变成富平郡,监理在仁川府。1896年8月4日勅令第35条的“地方制度改定”废除,执行13府制,当时的富平郡隶属仁川府刚好1年,又变成京畿道所属。1988年发行的[富川时事]内容显示,当时的富平郡共有15个面,户口数为3,021户,人口数为男性6,213名和女性4,981名,共11,194名。

日帝强占期

1910年签订韩日合并有关条约,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了韩国,变成日本的殖民地,即失去了国家主权。1910年9月30日开始朝鲜总督部官邸和地方官邸同时共存并执行业务,把都的观察使改称为都的长官,都下面设立的行政机构为府•郡•面,确定了13个都、12个府、317个郡、4322个面,之前还隶属直辖下面的汉城府被改称为京城府,富平府隶属到京畿道直辖范围内。

富平郡的废除和富川郡的新建

朝鲜总督府改革地方制度时随着在西海岸关口仁川,建设开放港的必要性,仁川升格为府的同时给这一带带来很大的变化。即根据1913年12月29日制订公布的府令第111号(自1914年10月1日起执行),仁川府的管辖地区缩小到开放港,把其他所有地区合并到富平郡。这时候把一部分富平郡和没有划分到仁川府的仁川郡的其他所有地区以及一部分江华郡合并在一起,把富平的“富”字和仁川的“川”合在一起,新建了富川郡。当时富川郡的行政地区包括坡州面 在内总共有15个面和148个里。

3.1运动和桂阳

发生在1919年3月1日的3.1万岁运动瞬间扩散到全国范围,在仁川地区发生最大规模示威活动的地方就是桂阳。3月13日以后苏萊面和桂阳面的百名居民,在苏莱山上放火、喊了万岁,在城镇内也有几百名示过威。

1919年当时,桂阳面居民中居住着几十户天主教信徒。他们时常与天主教徒孙秉熙先生保持着联系、备受感化,他们与孙秉熙先生派携手,正在为3.1独立万岁运动准备的消息传开到居民,但居民之间互相传消息的是从3月中旬开始的。当时他们的活动领域是富内(富平)桂阳西串和金铺地区等地。
他们很久之前就开始非常详细地计划了万岁运动,比如制作签名抗议书后分配到各地区,制作太极旗和海报等工作。开启运动的日子挑在3月24日黄鱼集市当天集市结束的2点钟,他们假装居民上集市的模样,聚集在黄鱼集市里。其中的代表人物们访问桂阳面事务所,拜托面长和面书记也一同参与万岁运动。但面长等干部由于有着公务员身份,事务所人员表示只协助、不行动,对此双方都表示出默认态度。

3月24日下午2点多数百名民众分到了太极旗,跟随手持“大韩独立万岁”字样的大旗、领头呐喊的带领人沈爀诚一起大喊着“大韩独立万岁”。大声疾呼的民众开始了街头示威后持续了一段时间。下午4点多在街头示威的沈爀诚被警察抓捕后民众们为了解救沈爀诚做出百般努力。其中也有示威群众在与警察发生冲突,被警察所持的刀刺伤,有的不幸去世,也有的受了重伤。在这次万岁运动中被警察举报,监禁的人数高达30多名。以此可以看得出当天万岁运动的规模。这次活动也可以称得上仁川地区规模最大的一次示威活动。当时的负责警察是富内派出所(桂山洞)。

现代

政府的成立和桂阳

日本败亡后朝鲜半岛迎来了治安的空白期。随着富平也陷入同样处境后为了弥补治安的空白状态,8月16日在富平组织了学生治安队和一般治安队以及蔡秉德治安队。治安队的办公室设在富平公会堂(旧富平区厅2楼)。学生治安队(由中学生和专科学校的学生组成)立即派到富平警察局和各派出所后开始执行了任务。从1945年9月8日美军驻扎到执行军政之前学生治安队执行了任务,在这期间富平没有发生过任何一件偷窃抢劫以及火灾等不祥之事。与其说是学生有力量,其实最离不开居民们的大力支持,这就是民族的文化。美军进驻到38线以南,苏联进驻到38线以北,各自执行军政,但谁都不知道分割38线的目的,这也是今后需要揭开的课题。1945年9月7日美军登陆进驻后执行军政,驻韩美军司令官Hodge中将在9月11日任命Arnold为军政长官,任命Stillman为仁川军政官,同时任命任鸿宰为仁川市长、金硕基为富平地区长、金元容为西串地区长。

10月16日仁川的町会长联合会议(如今的洞长联合会议)中任鸿宰当选为市长。1945年11月1日把每个富平、南洞、西串、文化办事处名称改称为区厅,1946年1月1日把町改成洞,6月25日凌晨4点开始展开南侵的北韩共产军队在6月28日占领首尔,7月3日占领仁川后继续南下,最终到达了洛东江。被北韩军占领后还没来得及避难的民众受了残忍的虐待,有的协助共产军队,也有的根据UN安全保障理事会的决议参战到韩国战争。自从UN军参与韩国战之后战势逐步有利于韩国,这是因为9月15日麦克阿瑟将军指挥的仁川上陆作战获得成功有关,之后9月17日UN军乘势猛攻夺回金浦机场,28日收复了首都首尔。

为了收复仁川和富平、南下的军队和警察回归前的临时保护治安和行政业务的展开,情投意合的人士聚集在富平公会堂(旧富平区厅2楼),当时的聚会气氛是既令人兴奋又很低迷,多少有着紧张的状态。在现场各选出治安队长为李载浚(前大林产业会长),尹柱焕威行政负责人和每个洞的治安、行政负责人。

执行区制度

1950年中期后社会稳定,人口也开始剧增。1956年11月23日仁川市条例第144号改订《仁川市办事处设立条例》,并获得内务部的认可,自1957年1月1日开始执行。条例内容规定在原有的富平、西串、南洞、文鹤、朱安等5个办事处规模上增加中部、南部、东部、北部等4个办事处,共设立9个办事处。仁川市规定第53号规定办事处职务制度,以地方参事身份(或地方主事)任命所长和副所长。

仁川市接二连三经历了人口的增加、市机构的扩大、组建市议会、扩大市区域、城市计划的重大发展后1967年为了市行政机构的扩大调整,已进入即将执行区制度的程度。1967年3月30日法律第1919号公布有关执行“仁川市区制度”的内容,自1968年1月1日开始执行。随之仁川市的所以办事处被废除,设立了中部、南部、东部、北部等4个区。 但在1967年12年29日仁川市规则第24号制定公布“区办事处制度” ,规定在南区和北区各设置1个区办事处 ,这就是南区的南洞办事处和北区的西串办事处。富平地区设置北区,此地曾经是富内面和西串面地区,法定洞共有29个洞,行政洞共有19个洞,总面积为81.61㎢,以设立区当时的时间段为准人口达20,475名。执行区制度的同时十井洞被划分到北区。

1914年4月1日,作为行政单位独立的富平郡被解散,把以前属于仁川府的臼邑面、西面、南村面、鸟洞面、新岘面、田反面、黃等川面、永宗面、龙游面、德积面、多所面等12个面中不属于仁川府的地方和属于江华郡的信岛、矢岛、茅岛、长峰岛和南阳郡的大阜面、灵兴面、 富平郡进行合并,把富平郡的“富”字和仁川的“川”合在一起,新建了富川郡。1936年9月26日府令第93号公布“府•郡的名称为之管辖地区的改订”,自同一年的10月1日开始执行后富川郡文鹤面的鹤翼里、玉莲里、官校里的一部分地区和承基里的一部分地区以及多朱面的道和里、龙亭里、士忠里、壮仪里、间石里的一部分地区划分到仁川府。这就是第1次仁川府地域的扩张。

1940年4月1日府令第40号和京畿道令第5号内容,把当时归富川郡管辖的旧富平郡的富内西串地区,同文鹤南洞地区一起划分到仁川府。这就是第2次仁川府地域的扩张。自富平划分到仁川府以后找不到独立行政单位的影子,成为附属仁川地区的契机。

根据自1968年1月1日开始执行的“仁川市区设立有关法律”内容,从过去的行政单位富平地区中出现了相对独立的行政单位“北区”。即富内面地区和西串面地区成了北区。根据1973年7月1日法律第2597号素砂邑改称为富川市的同时桂阳面和吾丁面划分到金浦郡。1975年10月1日根据大总统令第781号,金浦郡吾丁面划分到富川市。

1989年1月1日,根据法律第401号内容,金浦郡桂阳面划分到仁川市,隶属北区。富平郡富内面的一部分独立成为了富平区,富内面一部分地区和桂阳面合并成为桂阳区,西串面和金浦郡的黔丹面合并成为西区,素砂和吾丁合并后成了富川市。简单来说过去的富平郡分成如今仁川广域市的桂阳区、富平区、西区和富川市。我们还是期待过去所有的富平府(郡)地区,都能拥有独立行政单位名称的那一天。

仁川直辖市

光复时期前仁川的人口还没达到20万。到1960年代仁川的人口急需增加到50万左右,因此到1968年开始执行区制度。1968年12月21日,韩国交通发展历史上称得上标志性里程碑的京仁高速开通了。经济发展速度飞快的同时出口也变得非常活跃。国民生活质量提高,仁川的人口也逐步增加。1968年从50万到1980年的已经突破了100多万。根据1981年4月13日法律第3424号,仁川市和大邱市一同升格为直辖市,自1981年7月1日开始生效。.

仁川直辖市的行政机构有了大幅度改动。根据1981年7月1日的仁川直辖市规定第734号和仁川直辖市助理以及职务制度第735号被调整的仁川直辖市的行政机构由3个室、7个局、1个本部、5个担当官、33个课和98个系来组成。之后经过几次调整工作根据改定为1982年2月24日仁川直辖市规定第826号的仁川直辖市制度,本厅由2个室、8个局、1个本部、4个担当官、34个课和98个系,区派出所由4个区2个派出所、31个课、107个系、79个洞,21个事业所由2个课和37个系组成。

升格为直辖市的仁川脱离了京畿道的管辖范围,即不受京畿道的监督,直属中央政府直辖下面。仁川直辖市减去来自行政二元化的不便,可以自由促进行政的迅速发展和独立的城市性开发。随之城市的发展速度加快更加活跃,也可独立征税以及进行预算分配之后年度税收增加了200亿韩币,更加促进了城市开发。仁川升格为直辖市后设立了仁川直辖市教育委员会。教育委员会下面有教育监,学务局和管理局下面设立小学教育科、中等教育科、实业教育科、社会教育科、管理科、设施科、财务科、庶务科、企划监视科来负责仁川直辖市内的公私立小中高中学校的业务。

仁川的人口不断增加,随之1988年1月1日根据大总统令第12367号,废除北区的西串办事处和南区的南洞办事处,从北区分出了西区,南区分出了南洞区。西区的管辖地区包括白石、始川、黔岩、景西、连喜、公村、深谷、佳亭、新岘、石南、元仓、佳佐洞等。